大型清装京剧《巴山秀才》演出门票预订

大型清装京剧《巴山秀才》

票价:30 / 80 / 150 / 200 / 260 / 320

【点我在线购票】

基本信息

演出时间2018.04.07演出场馆武汉琴台大剧院
演出时长以演出现场为准入场时间以场馆规定为准


a)演出详情仅供参考,具体信息以现场为准;
b)1.2米以下儿童谢绝入场,1.2米以上儿童需持票入场;
c)演出票品具有唯一性、时效性等特殊属性,如非活动变更、活动取消、票品错误的原因外,不提供退换票品服务,购票时请务必仔细核对并审慎下单。
d)需要开具发票的购票客户,请您在演出/活动开始5天前提供相关发票信息至在线客服,演出/活动结束后将统一由演出/活动主办单位开具增值税发票。

演出详情

大型清装京剧《巴山秀才》

「第四届中国京剧节」一举囊括评委会特别奖、最优秀男演员奖、最优秀女演员奖、优秀配角奖等五座奖项。

此部大型清装京剧《巴山秀才》由李少春之子,知名李派京剧传人京剧名角李宝春亲笔改编自川剧鬼才魏明伦的名作,并亲自导演并主演。李宝春在原著特色的基础上,加入时代精神,京剧版本的《巴山秀才》剧情结合当下社会现象,深入挖掘人性、揭发官场百态之艺术手段,使其更能吸引现代观众的共鸣。李宝春强调:“京剧的最大魅力就是以京剧的程序为框架,在有限中求无限。为人物注入感情与灵魂”。

光绪年间,四川省巴山县,久旱不雨,百姓聚集县衙请愿,要求开仓放粮赈灾未果,转请秀才孟登科具状要告贪婪的父母官孙雨田,孙雨田却自称将冒罢职风险,亲往总督府为民请命,博得县民信赖。

孙雨田到总督府谎报灾情为民变,总督怒饬剿办平乱屠城,巴山县天灾人祸,哀鸿遍野,秀才夫妻幸免于难,感叹错把酷吏当青天,挺身上告孙雨田渎职,却反被责打,幸得总督宠姬霓裳(巴山县人)缓颊得以脱身。秀才曾多次落第,心灰意冷,亲眼目睹官场贪渎腐败,民意又不能上达,愤而焚书弃考,妻虽力劝无效,突然接获霓裳来信赠金促考,秀才思之,可利用试卷书写冤状,民意当可上达,于是重振斗志步入试场,后来果然获得朝廷回应,派遣钦差下乡查究,殊不知朝廷上下官官相护,巴山县惨案真相虽已大白,秀才却在预谋下,饮「御赐」鸠酒而亡。

生何为?死为何?名利与良心孰重?

辜怀群│制作人写于2003首演

「巴山秀才」原乃川剧的名作,三十年前由四川著名的才子魏明伦所写。此次演出根原著的特色重新移植编撰为京剧,并加入时代精神,使其更能吸引现代观众的共鸣。剧情结合当今社会现象,采取挖掘人性、揭发官场百态之题材,发挥社教功能,藉以端正社会风气,提升大众欣赏戏曲艺术之兴趣。

本剧中真挚、迂腐、唯我的秀才,性格鲜明,别具风貌,戏剧性格强;所揭发当时官场之腐败形形色色、权力与金钱对人性之腐化、黑金手段之残酷、百姓之无奈,样样醒世寓意深刻;且本剧斗争性、趣味性、与悬疑性兼备,剧情发展到喜悦大团圆、如愿以偿之高潮时,急转直下,令人拍案哑言。

本次演出企图兼蓄古、今之剧艺,融合中、西之表演概念。舞台表现上,是以传统的京剧为出发点,加上现代西方的剧场观念和设计。不同于传统演出的大亮舞台,本次演出特别强调灯光效果,要求它不仅照明,还要加强剧力,发挥创意。

而在音乐方面,亦以京剧既有的文武场为主,融入新编的民族元素,创造出略带四川风格的配乐。音乐的角色也不仅是填空,而是贯于全场、穿针引线的〝串场人〞。

演出「巴山秀才」虽只是一项移植的工程,但二度创作挑战编、导、演的功力。当代戏曲的好剧本不多,我们如能广集各地作品,以创意和技艺赋予它们跨界的艺术生命,让它们以不同的风貌现身于不同语文背景的人们生活当中,不也是一乐乎? 恳请业界前辈们不吝指正。

制作人手记

由京剧《巴山秀才》看李宝春的导演艺术

辜怀群│制作人写于2011复排

一、传统舞台温和革新 表演程序出入不逾矩

「巴山秀才」演出企图兼蓄古、今之剧艺,融合中、西之表演概念。舞台表现上,是以传统的京剧为出发点,加上现代西方的剧场观念和设计。而在音乐方面,由编曲大师朱绍玉全新编腔,除以京剧既有的文武场为主,更融入民族元素,创造出略带四川风格的配乐。音乐所扮演的角色也不仅是填空,而是穿针引线的「串场人」。

传统戏里有些时候,演员(尤其丑角)突然脱离所饰演的角色、以本人的身分对观众或其它角色开开玩笑、说几句俏皮话,此种即兴型的角色进出乃戏曲的特色之一。李宝春保留并大量运用了这种演员与角色间的特殊关系,除了把这「即兴进出的特权」给了丑(小花脸)之外,还扩展到生和旦,在传统调度之外,予人耳目一新的惊喜。

二、学识为功名之本 现代人不再熟悉的「八股制义」

现代人常听人说「八股」,却不再熟悉八股对清代读书人之思想行为究竟影响到什么程度。李宝春企图把读了近五十年八股的秀才孟登科塑造成一个书呆子,他对孟登科这个人物下了苦工。孟登科的『象牙塔』程度有多深?他还可能保留多少的独立思考的空间?李宝春成功地超越了「行当」,塑造了一个已将「八股」化入生活却还谋不着功名的、天良未泯、道德心高的小人物。不落陈旧,引人省思。

三、功名翎戴盲目的追求与迟来的觉醒

李宝春对功名的看法呈现在他对舞台大幕的创意上。大幕被一顶巨形、镂空的官帽占满,自开演前便大辣辣地挡在台缘,直逼观众的视线;很多时候观众被迫透过这顶官帽去看台上的「行动」,彷佛普世的价值都由「功名」的角度去产生。剧终,主角孟登科把戴在头上的、实际尺寸的、小小的官帽抛在了地上---「醒时睡,睡时醒」,单纯的、被蒙蔽的秀才终于看清了官场真相;然而人生苦短,秀才觉醒了,却也该带着这份觉醒死亡了。随着红尘的历练,官帽(功名)的重要性由天大地大变为小如敝屣。李宝春说这是潇洒,制作人辜怀群说她倒觉得这是种无奈。

四、黑金的泛滥与道德的沉沦见怪不怪地「当然」

整出戏充满了对黑金与腐败的描绘,李宝春却视为当然,非但不痛打力击,反将几场贪官污吏的戏处理成「类歌舞剧」,谈笑之间。对社会上道德与良知的沦丧,李宝春彷佛也见怪不怪。(剧中象征『良知』的弱女霓裳之下场与魏明伦原著相差至远,是李氏移植新编时所做的较大更动之一。)李宝春做为导演,把黑金与沉沦视为见怪不怪的闹剧,应是他对今日世风日下的强烈讽喻。

五、亲情是心的依归悲喜剧的收场

李宝春对亲情的珍惜投射于他对『巴山秀才』结局的处理:在生命尽头的时刻,一辈子逼他「考第一」的老婆不再扮演「妻管严」的『妈』,而回归到陪伴他走完人生旅程的『有情人』。李宝春放弃川剧版「死亡逆转」的剧场效果,转而引导观众考虑不同的价值观念,提出把成败得失放在『情』字天平上衡量。他布出夫妻天涯相扶的形象,给升斗小民一个「功名」以外的抉择──归宿亦可在「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的家庭、亲情、和一份相互扶持的安心与幸福感中寻得。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