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舞剧《徽班》演出门票预订

大型舞剧《徽班》

票价:50 / 80 / 120 / 180

【点我在线购票】

基本信息

演出时间2018.09.22演出场馆安徽大剧院
演出时长90分钟以演出现场为准入场时间以场馆规定为准


a)演出详情仅供参考,具体信息以现场为准;
b)1.2米以下儿童谢绝入场,1.2米以上儿童需持票入场;
c)演出票品具有唯一性、时效性等特殊属性,如非活动变更、活动取消、票品错误的原因外,不提供退换票品服务,购票时请务必仔细核对并审慎下单。
d)需要开具发票的购票客户,请您在演出/活动开始5天前提供相关发票信息至在线客服,演出/活动结束后将统一由演出/活动主办单位开具增值税发票。

演出详情

大型舞剧《徽班》

2010-2011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年度资助剧目

2014年国家艺术基金传播交流推广资助项目

中宣部第十二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

2011年度国际舞台表演艺术“丹尼奖”

大型舞剧《徽班》

舞剧《徽班》由安徽省歌舞剧院演出,剧情环环相扣,引人入胜。以“徽班”回归初期这段悲壮的历史为背景,艺术地再现了“徽班”在特定的历史时期的生存状态,以“武生”“花脸”“徽女”“师爷”等艺术形象,浓缩和承载了“徽班”几百年的舞台记忆,象征着“徽班”百年不渝、死而不朽的戏剧精神。舞剧《徽班》,是当代舞蹈家为“徽班”树起的一座有韵无字的丰碑,也是当代人为末世“徽班”谱写的一部凄美的挽歌。

大型舞剧《徽班》

舞剧《徽班》像中国画一样,写意处气韵生动,大起大落,大开大合;工笔处细腻有致,精雕细刻,如琢如磨。而最“有意味”的是舞蹈家秉承“徽班”创生“徽调”“徽剧”时兼容并包的传统,将现代舞、古典舞、民族民间舞等舞蹈语汇融会贯通,并植入徽剧元素,在时空交替与角色转换中拓展戏剧情境,使舞剧《徽班》呈现出别样的审美意蕴:既典雅刚健又清爽自然,既热情奔放又缠绵感伤。群舞以流动的风俗画面展现时代背景,烘托出典型人物情境中的戏剧氛围,虽用墨不多但十分鲜明;独舞、双人舞刚柔相济,力量与美感并重,像雕塑一样凝炼,又像旋风一样敏捷。风格化的舞美、仪式化的服装把舞剧《徽班》打扮得高贵华丽、气度不凡。

大型舞剧《徽班》

【剧情简介】

这是一个普通徽戏班的故事。没有进京的辉煌,只有伶人的绝唱。

大型舞剧《徽班》

百年前,徽州府,新年夜,戏园里徽戏正演得红火。唱戏的、看戏的仿佛都活在了戏里,浑然忘了戏外的乱世。

武生是当红徽班的名角,与花脸是生死与共的兄弟。爱戏的徽女和官府师爷都迷上了武生的戏,只是一个暗自爱慕,一个却处处纠缠。

大型舞剧《徽班》

戏方散场,武生和花脸邂逅了女扮男装的徽女,三人把酒尽欢。徽女在后台不慎暴露了女儿身。武生惊愕之际,失手引发后台大火。他和花脸遭到责难被赶出戏班。武生万念俱灰,可不离不弃的花脸给了他力量在灰烬中重新站立起来。

若干年后,武生和花脸有了自己的徽戏班,时势却愈加动荡。他们重回故地,没成想撞上师爷带兵追捕革命党人,更偶然救下了躲避追捕的徽女。

平静的戏班掀起了波澜。再续前缘的徽女让武生心潮起伏,可虎视眈眈的师爷又让他为戏班担忧。只想好好唱戏的武生陷入两难,还与义气无畏的花脸起了冲突。

师爷借机抓走了徽女和花脸,戏班被封。武生再被命运重重击倒。为了救人他不得不丢弃尊严,答应陪师爷唱戏。花脸奋力护住徽女出逃,身负重伤,潜回后台与武生相见。

又是一个唱戏的夜晚,武生端坐镜前,准备粉墨登场,仿佛等了一辈子就为了这一刻。这次,他演的是自己,他要和兄弟一起回到那纯净的戏的世界……

大型舞剧《徽班》

【相关阅读】

最早出现“徽班”之名的文字记载,是在400多年前的1605年,即明万历三十三年。而徽商富豪蓄养家班或徽州民间组班演戏,在有文字可考之前就已风行当地,开始被称为“徽州班”,后通称“徽班”。当时的“徽班”,或演“弋阳”,或演“余姚”,或演“海盐”,或演“昆曲”,并北上池州、安庆等地,这些声腔在演出的过程中与当地原有的“青阳腔”“目连戏”“傩戏”“石牌调”以及当地的语言习俗相融合,久而久之便衍生出具有安徽特色的声腔与剧种,形成了“徽调”与“徽剧”。

大型舞剧《徽班》

“徽班”自有文字可考到“四大徽班”进京(1790年,即清乾隆五十五年),其间近200年,“徽班”随徽商的足迹走遍全国,“徽剧”也逐步走向繁荣与兴盛。嗣后的100年,即1790年至1890年间,“徽班”坐拥京都广采博纳、兼容并包,在把“徽剧”推向极盛时,也完成了自己的华丽转身——徽京嬗变,一个新的更为优秀的剧种,在“徽班”大师的手中,在“徽剧”的母体之内横空出世,“京剧”的诞生,是“徽班”与“徽剧”最伟大的创造,也是“徽班”与“徽剧”在京城最后的辉煌。自此“京剧”勃兴,“徽剧”便淡出京城回归本土,退隐于徽州、池州、安庆、江浙等地,与原来留守本土的“徽班”相携合,在乡野民间延续着“徽剧”的艺术生命和“徽班”的人生传奇。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