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伦纳德・伯恩斯坦诞辰100周年系列音乐会之叁暨中国爱乐乐团2017-2018音乐季闭幕音乐会演出门票预订

纪念伦纳德・伯恩斯坦诞辰100周年系列音乐会之叁暨中国爱乐乐团2017-2018音乐季闭幕音乐会

【领券购票】用“文惠券”购票,最低满25减5,最高满500减100!可在订票页面或订单结算页面按提示领取。(暂不支持演唱会、体育赛事、周边类商品。)

票价:50 / 80 / 100 / 680 / 880

【点我在线购票】

基本信息

演出时间2018.07.01演出场馆中山音乐堂
演出时长约90分钟入场时间以场馆规定为准


a)演出详情仅供参考,具体信息以现场为准;
b)1.2米以下儿童谢绝入场,1.2米以上儿童需持票入场;
c)演出票品具有唯一性、时效性等特殊属性,如非活动变更、活动取消、票品错误的原因外,不提供退换票品服务,购票时请务必仔细核对并审慎下单。
d)需要开具发票的购票客户,请您在演出/活动开始5天前提供相关发票信息至在线客服,演出/活动结束后将统一由演出/活动主办单位开具增值税发票。

演出详情

2018年07月01日 星期日 19:30

纪念伦纳德·伯恩斯坦诞辰100周年系列音乐会之叁

暨中国爱乐乐团2017-2018音乐季闭幕音乐会

导赏:马勒是奥地利著名作曲家,也是指挥家,生活在世纪之末的马勒在自己的作品中常常对生命提出诘问,他的第二交响曲更是这样。《c小调第二交响曲“复活”》创作于1894年因为末乐章使用了德国诗人克洛普是托克的诗作《复活》,被命名为《复活交响曲》。作品于1895年3月4日由理查·施特劳斯执棒柏林爱乐乐团首演前三个乐章,而1895年12月3日,马勒指挥柏林爱乐乐团首演全曲。

作品的第一乐章提名为“送葬”,马勒说:“我把第一乐章称为《死者的葬礼》,如果你想要知道的话,那就是我的D大调交响曲(即第一交响曲)的主角,我把他带到墓地,我从一个更高的立足点出发,在一面纯净的镜子里看到他的一生。”是马勒以前创作的交响诗《葬礼》搬过来的,有着巨大的张力,如暴风骤雨震撼人心的力量,是一首悲惨世界和哀伤心灵的挽歌。第二乐章的对人生的美好回忆,作品以奥迪林民间音乐兰德勒舞曲为内容,音乐阳刚明朗,而第三乐章马勒再次运用了《少年魔角》中的《圣安东尼向鱼儿布道》的大段的旋律。马勒这样解释道:“当你从怀念的白日梦中醒来而必须回到浑浑噩噩的现实生活中时,那无穷无尽的运动,无休无止的日常活动,没有意义的喧嚣奔忙,可能会使你感到不寒而粟,仿佛你在注视着灯火通明的舞厅中旋风般起舞的人群——而且是在外面的黑暗中看着他们,离的那么远,因此听不到那里的音乐。这时,人生似乎是没有意义的,只是一个可怖的鬼域世界,对它,你将发出一声憎恶的喊声而退避三舍!”第四乐章是一首女中音的歌曲《原光》,歌词还是来自《少年魔角》中的一首诗,旋律是马勒创作中最优美的。这是马勒交响曲中第一个有人声歌唱的乐章,马勒这样说:“传来了单纯信仰的歌,我变得像神一样,也许我将回到神的身边。”最后一个乐章合唱是马勒心仪已久的事。他急于找到能够充分表达“永生救赎的辉煌境界”的合唱歌词,就像贝多芬在第九交响曲的终曲以席勒的《欢乐颂》来传达“四海皆兄弟”的理想境界那样。但翻遍了世界文学名著也没有找到合适的歌词,包括到《圣经》原文中去搜寻。著名指挥家杨松斯这样理解马勒的《第二交响曲》:“”他在向自己提出宏大问题的同时,听众们也受到了同样诘问。生命是什么?生活是为什么?未来是什么?我们死了以后去哪里?各种疑问接踵而来。然后,马勒笔锋一转,开始描摹人类心灵之种种。直到最后乐章,他才对第一乐章提出的诸担任这台音乐会独唱的两位歌唱家是朱慧玲和宋元明,宋元明是近几年崛起的女高音歌唱家,参与过国家大剧院许多歌剧的演出,作为从奥地利学成归来的女高音,她先后获得过第44届捷克“德沃夏克”国际声乐比赛和 第48届法国图卢兹国际声乐比赛的第一名,并在2007年和2008年两次参加萨尔茨堡音乐节,2008年曾在奥地利拉克森堡皇家音乐厅演出 《勃拉姆斯安魂曲》担任领唱,并与维也纳国家歌剧院合唱团合作。她还曾经与穆蒂、巴伦博伊姆和捷杰耶夫都有过成功的合作。两位歌唱家将在余隆的执棒下与中国爱乐乐团和上海歌剧院合唱团一起完成这一恢弘的“生命之歌”。伦兵(《北京青年报》记者)

纪念伦纳德·伯恩斯坦诞辰100周年系列音乐会之叁

暨中国爱乐乐团2017-2018音乐季闭幕音乐会

发表评论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相关文章